下载火星视频播放器

头像 通过admin666

下载火星视频播放器

贾克斯盯着慕容凤沉声道:“城主大人有请阁下到府上一叙!”

雷克顿与亚索一时间面面相觑,扭头看向慕容凤,似乎在疑惑慕容凤怎么会认识那位神秘强大的城主大人的?

慕容凤却对于这种突发事件早已麻木了,爽快的应道:“好,请带路。”

贾克斯一招手,一架小型魔法飞船缓缓降落在几人身边,贾克斯做个请的手势。慕容凤率先走上飞船,发现船舱内的布置极为的奢华,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超星级的酒店客房了。

慕容凤从容在真皮沙发上坐下,雷克顿与亚索却如同两个土包子,一脸拘谨的站在她身后。

贾克斯进来后就坐在慕容凤对面,舱门自动闭合,几人感到船体微微一震就恢复了平稳,只不过窗外的景色却是快速倒退着。而船舱内却是异常的安静。

几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先前还大打出手结下了梁子。此刻俱是互相大眼瞪小眼的一言不发,使得船舱内的气氛有些沉闷。最终还是慕容凤先开口了:“阁下能否说明一下城主大人为何会突然请在下到府上一叙吗?”

贾克斯闷声回了一句:“不知道。”

慕容凤无语的撇了撇嘴。

好在魔法飞船速度很快,只用了几分钟就飞到了位于山顶的城主府,当四人从飞船上下来已有俏婢恭候多时将慕容凤、雷克顿、亚索三人迎进了府中。而贾克斯则径直离开了。

在俏婢的带路下慕容凤一行人穿过华丽的走廊来到一处金碧辉煌的大厅内,一位英俊的管家上前恭迎三人到来并请他们先入坐。

三人各自入座后,趁着那位管家去指使一众女仆的空档,亚索凑了过来悄声道:“那个管家是伯爵级别的吸血鬼!”

雪梅的冬日纯美图片

雷克顿舔了舔嘴角问道:“吸血鬼?是那些修炼成精的大蝙蝠吗?我以前听过这种魔物不少传闻。没想到今天能见到活的。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亚索无语道:“差不多,不过更厉害。最好不要动什么歪主意,我听说伯爵以上的吸血鬼几乎就是不死的存在!”

雷克顿不屑道:“这个世界号称不死的存在已经多如牛毛了,但见过那个能够真正不死的?除了真正的神祗,即使是半神也有死亡的一天。”

“嘘。那个吸血鬼回来了。”两个人立即坐直了身子。

吸血鬼管家为三人端来了香茗与果点,彬彬有礼道:“请几位稍后,我家主人正在换衣服,马上就下来了。”

慕容凤点头道:“嗯,知道了。”

三人又等了一会儿,大厅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随后一道亮光打在了楼梯口,随即一位身着华丽长袍手拿七宝折扇的贵妇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慕容凤脸上闪过一丝讶色,悄声对同样一脸惊愕的亚索问道:“不是说这位城主大人是个男人么?怎么突然变成一个女人了?”

亚索也是一脸愕然道:“我也是道听途说的,因为很少有人亲眼见过这位城主大人的真容,所以我也以为是男的。”

慕容凤彻底无语了天道大择。

伴随着优雅的音乐。这位神秘的女城主面带笑容的款步缓缓走了下来。吸血鬼管家上前托着她的纤手将其引到主位上落座。

“您好,城主大人。”慕容凤三人起身微微躬身表达敬意。不管在哪里,当面对强者时弱者首先应该学会谦卑,这是最基本的生存法则。在这位神秘的城主大人出现的时候慕容凤就在好奇的打量着对方,但是由于阶位差距太大,双方又是中立关系,所以观察到的资料很有限,但是能看到的资料就已经令慕容凤为之动容了。

【卡尔玛】

天启者

坠星城主

生命值:?????/?????

等级:???

“三位请坐。”卡尔玛笑眯眯盯着慕容凤。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然后朝吸血鬼管家使了个眼色,吸血鬼管家退后几步轻拍了几下。旋即就见一群各有特色的异族女仆鱼贯而出将一盘盘丰盛的美食摆满了一桌。

吸血鬼管家亲手拿来一瓶红酒为三人倒上,鲜红如血的美酒在透明的酒杯中微微荡漾散发出醇厚的果香。但当酒液平静下来时却能看到一抹紫意,颇有红到发紫的感觉。

品酒是一位贵族最基本的礼仪,慕容凤虽然刚到法定饮酒的年龄,但是有关这方面的礼仪早已学习过,所以此刻的她以一副优雅姿态的端着酒杯轻轻晃动了几下。然后又搁回了桌上,赞美道:“好酒。”

雷克顿想要照做。结果差点洒了自己一脸。亚索不忍直视的扭过头,一副我和他不熟的表情。

卡尔玛瞧着慕容凤优雅的动作眼前为之一亮。脸上绽放出如花的笑颜,故意问道:“都没喝上一口,甚至是仔细闻上一下,怎么就能断定这是好酒?”

慕容凤微笑道:“存放时间很久的红酒在开封后立即饮用会带有酸涩的味道,所以需要静置一会儿,让其挥发一下,这样喝起来才能品味出真正的甘醇香味。”

卡尔玛笑的越发开心了,发出银铃般的咯咯笑声,一展七宝折扇笑赞道:“没想到女武神阁下不但精通剑术,连品酒也有如此高深的见解。”

慕容凤一挑眉角,没料到这位城主竟能看穿自己幻形效果。不过想想也就释然,对方肯定是和建木大神同级别的存在,甚至更为强大,看穿自己的伪装实在太轻松不过了。问题是对方特意将自己请来到底存有什么目的?

“女武神!?”雷克顿与亚索同时一脸惊愕的扭头看向慕容凤。

“哦呀?们两个还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吗?”卡尔玛故作惊讶的说道。

雷克顿与亚索十分明智的没有开口接茬,装作没有听到卡尔玛的话。因为二人俱是感到了坐在旁边的慕容凤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气了。

慕容凤面无表情的盯着卡尔玛,淡然道:“城主大人,您请我们过来不知是为了何事?”

卡尔玛笑呵呵道:“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才对!不知女武神阁下您光临弊城又是为了何事啊?”

慕容凤淡淡道:“我说我只是路过。信吗?”

“路过?”卡尔玛一愣,随即放声大笑,忽然笑声一敛,盯着慕容凤冷笑道:“女武神阁下这话您自己信吗?”

“信!当然信!我自己说出的话为什么不信?”慕容凤坦然道。

卡尔玛紧紧盯着慕容凤的脸色,不放过她脸上任何细微的异样带着帝国系统回三国。可惜慕容凤说的确实是真话,心中坦荡,自然不怕被瞧出任何破绽。

餐桌上的气氛一时间凝重的让人感到窒息,雷克顿与亚索两个人一时间坐立难安,额头止不住的冒冷汗。

“啪!”卡尔玛一合折扇,正容道:“好吧。女武神阁下,我觉得咱们还是别绕弯子了!来此肯定也是和那些大蜥蜴抱着同样的目的,想要从我这里打听那件神器的下落。”

“神器!?”雷克顿与亚索齐声惊呼道。

慕容凤竖起手打断道:“对不起,城主大人,我想肯定是误会了。我不知道什么神器。也不想知道,我说了我只是路过贵宝地,明天就走,所以有关那件神器的任何消息我都没兴趣知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在下就先告辞了,再见!”

慕容凤很清楚自己有多少斤两,那神器已经在地底世界传的人尽皆知,凡是有点实力的势力都参与到了这场争夺中。不用想都知道其过程会有多惨烈。到时候肯定是九阶圣域多如狗,十阶半神满地走。她一个小小的七阶小菜鸟想要跳出去抢神器,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慕容凤压根没动过那不切实际的念头。

这回卡尔玛是真的愕然了,暗想自己难道真的猜错了?但是这不可能呀!自己的大预言术明明预测到那件神器最终会落到一位女神的手中。难道不是眼前这位?但是这就说不通了啊!真正的神祗无法轻易降临这个位面。符合条件的貌似只有眼前这位吧?

见到慕容凤真的起身要走,卡尔玛急忙起身劝道:“阁下请留步,是在下唐突了。这杯酒就当是在下赔罪了。”说着卡尔玛直接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慕容凤犹豫了一下,转身坐了回去,对方毕竟是一城之主的超凡强者,自己若还想安全走出城去就不能不卖对方一个面子。遂也拿起酒杯客气道:“城主大人客气了,是在下鲁莽了。请!”说完也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然后忍不住赞叹道:“此酒果真是人间佳酿,不知是用何物酿成的?”

慕容凤刚才看出来了。当自己夸赞这酒时,这位城主大人笑的很开心,所以此酒十有八九就是这位城主大人亲手酿造的。所以这马屁看似拍的不轻不重,却又舒服的恰到好处,让卡尔玛再次笑逐颜开道:“这酒是用月光城的极品紫夜葡萄酿制而成的,故而得名月光紫夜。”

“难怪,难怪。”慕容凤随即又轻叹道:“只可惜在下不胜酒力,否则定要多饮几杯。”

正要准备上前为她倒酒的吸血鬼管家十分明智的止住了脚步。卡尔玛不动声色的勾起嘴角,朝身边的管家挑了一下眼色,吸血鬼管家会意退下,很快就又捧来一瓶还未开封的月光紫夜。

卡尔玛笑道:“既然阁下喜欢,这瓶百年陈酿的月光紫色就当是在下的一点小小心意。”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城主大人您真是太破费了!”慕容凤嘴上推辞,双手却十分爽快的接了过来直接装入了自己包中。

卡尔玛微微抽搐了下嘴角,但脸上依旧是一副热情好客的模样,不停招呼三人享用满桌的美食,席间慕容凤与卡尔玛只谈风月趣事,仿佛将那有关神器之事忘了一干二净。一时间宾主尽欢。使得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而原本有些坐立难安的雷克顿这才敢放开了腮帮子大肆风卷残云扫荡着桌上的美食。反倒是亚索显得心事重重,几次想要插进慕容凤与卡尔玛的攀谈都没敢张开嘴。

直到宴席快到尾声,女仆们端上精致甜点,亚索才鼓起勇气主动开口请求道:“城主大人,在下有一事相求。还望阁下能……”

卡尔玛笑容一敛,正容打断道:“对不起!在下一向公私分明,不能因一人而坏了我的规矩。”然后卡尔玛又瞥了佯装正在吃甜点的慕容凤一眼,展露微笑道:“当然看在女武神阁下的面子上,我可以考虑给打个七折优惠。要知道即使巨龙一族亲自出面求我预测那件神器的下落,我也只给他们打了个九五折的优惠呢无限杯花样作死大赛最新章节。”

亚索的脸色顿时绿了。涩声道:“您还没听完我的请求呢!”

卡尔玛自信满满的笑道:“在我的城中天天惹是生非,难道认为我就没查过的底细吗?”

亚索顿时沉默了许久才为难道:“请问要多少钱?”

卡尔玛笑容满脸道:“所求之事不是什么难题,我就按照最低收费标准十万金币好了,七折就是七万金币!”

雷克顿听得差点把嘴里的食物全都喷了出来!亚索的脸色更是绿中带青了!七万金币,就算是将他整个人卖了也不值这个价钱啊!

亚索一脸灰败道:“对不起。我拿不出那么多的钱。”

雷克顿想帮好友一把,却使不上力,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更别提七万金币这样的巨款了。一时间急的抓耳挠腮,然后将哀求的目光落在了慕容凤身上,可惜慕容凤至始至终都在品尝着甜点,仿佛压根没听见几人的谈话。

“没钱?”卡尔玛笑容更甚了:“没关系啊!可以用自己作为抵押嘛!正巧我的城防军队里缺一位剑术教官,可以先入职。然后以每个月的工资作为偿还嘛!嗯,我算算,是一位六阶剑豪。每个月的工资是300金币,这样算下来的话只要在我这里不吃不喝的干满19年就能还清欠款了。”

吸血鬼管家趁机拿一份兽皮契约搁在亚索面前,显然这件事不是卡尔玛临时起意,估计早就看上亚索的才能了,要不然卡尔玛也不会对亚索如此的纵容,让这家伙天天在自己的城中惹是生非。

亚索盯着面前的兽皮契约文书。一时间举棋不定,神色显得极为纠结。最后闭目深吸一口气,脑海中闪过兄长弥留之际的脸庞。亚索豁然睁开双眼绽放出决绝之色,抬手就要在这卖身契上摁下自己的手印!

忽然一个大皮袋子横飞过来砰的一声砸在卖身契上,令桌上的餐盘俱是跳动了一下。崩开的袋口更是哗啦啦的流出金灿灿的金币。

“老板!!!”雷克顿盯着慕容凤,恨不能抱着她猛亲几口以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幸亏他没有怎么做,否则绝对是被做成鳄鱼皮包的下场……

慕容凤一脸风轻云淡的搁下汤匙,舔了舔嘴角的奶油,扭头看向一脸感激的亚索,淡淡道:“先别忙着高兴,这钱可不是白给的。若是选择我的资助同样要为我卖命,只不过我可以让先去了却自己的心愿。”

卡尔玛万分不爽的插嘴道:“万一这家伙要是死了或者一去不复返,阁下的钱岂不是都打了水漂吗?”

慕容凤瞥了卡尔玛一眼,指着雷克顿淡淡道:“没事,就用它做抵押好了,他要是敢跑路,我就把这吃货宰了做成皮包。”

雷克顿的脸色顿时由绿变蓝了……

卡尔玛耸肩道:“好吧,这事还是看他自己拿主意。喂,小子,的选择呢?是选我?还是选她?”

亚索低头看了看桌上的卖身契与钱袋子,忽然展颜一笑直接伸手拿起了沉重的钱袋子。

卡尔玛不由轻叹一声道:“唉,居然选择相信一位恶魔,我不得不佩服的勇气。”

慕容凤哼声道:“亚索,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人了。记得在还清我的钱之前可千万别死了!”

亚索爽朗笑道:“当然了,老板。”

雷克顿委屈道:“老板,其实我和这家伙一点都不熟!”(ttshuo)

关于作者

头像

admin666 administrator